不知道為什麼Junior的犬瘟症狀,
一直到打第二次預防針後才出現,
或許是他也想多陪我們久一點吧。



只是,
該來的總是會來,
即使我們極力阻止....

醫生開了藥,
治療他抽慉的現象,
如果藥吃完了,
他也不再抽慉,
就代表他熬過去了,
但往後的日子會有一些犬瘟的後遺症,
如果他繼續抽慉癲癇,
並且更嚴重,
就代表他無法撐過犬瘟的毒害....

一直禱告,
希望他可以撐過去。
第一個禮拜,
藉著藥物,
都沒有發作。
第二個禮拜開始,
藥物沒了,
他立刻癲癇,
並且比之前更嚴重,
趕忙找醫生拿藥,
不過這次,
似乎更重的藥量也無法阻止一切的發生。

每一次的癲癇,
只能把他抱在懷裡,
柔聲的安慰他說一下子就會過去了....
然後我們繼續等待著頻率越來越高的下一次癲癇。



我告訴自己,
只要撐到星期六,
帶他去曬曬久違的太陽,
帶他去跑一跑從沒見過的綠草地,
我就會放手讓他飛翔。。。

只是,
他那麼小,
他的抵抗力太弱,
我終究是無法忍受看他受苦的樣子。

我想,
他在等我放手,
讓他更自由的在草地上飛翔~~



2004年10月29日,陽光燦爛的早晨,
我們拍下了最後一張全家福,
然後,
寶貝就飛走了!


yoyo4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