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博士學位是一個獎項,我感覺我不過是代表受獎;如果獲得博士學位有那麼一點榮耀,我應該把這份榮耀歸給底下將提到的人。若不是他們這六年多來的支持、幫助與教導,我實在無法完成博士學位;若這六年缺少了他們,我自認配不上這個博士學位。


  首先,我想我能無後顧之憂的攻讀博士,前提是得到家裡的支持。妻子育綸不但要打理家中的大小事還要照顧越來越難搞的小朋友,更要與我一同面對經濟上的限制與壓力,這六年多的苦與樂她都與我一同經歷了。而我的父母和育綸的母親與姊姊更是在經濟上給予我們最大的包容與支持。這樣的體諒與幫忙,我想任何感謝的字眼都顯不足…


  我永遠記得剛開始讀博士班時跌跌撞撞的情景,若不是一路上有許多貴人幫助,「放棄」始終是我的一個選項。博士班初期遇到的蔡豐智博士,因著他謙和的態度與細心的指教,使我在計算流體力學的領域獲得許多基礎的認知與信心。博士班中期遇到的郭添全博士,他如同學長般的親身帶領與教導,讓我在紊流模式與作研究的態度上獲益良多。博士班中後期在美國愛達荷國家實驗室遇到Richard W. Johnson博士更成為我博士班研究的轉捩點。Johnson博士不但在美國帶領我一同研究高溫氣冷式反應器,回台灣後相關研究也成為我博士論文的主軸,Johnson博士更持續給予我幫助與指教。單就我的論文來說,Johnson博士就如同我的共同指導教授與英文老師般重要。此外也要感謝這六年多來一起相處過的許多學長學弟們:林正、仕偉、詠勝、建忠、崇筠、旻琮、瑋城、文淇。


  完成了博士學位,我想錢景常老師,我的指導教授,終於能鬆一口氣了!不辜負她當時苦口婆心勸我不要放棄讀博士,也不枉費她花了這麼多心力安排貴人幫助遇到瓶頸的我,更沒對不起她在研究經費與發表論文上的傾力相助。錢老師在對學生的關心與對研究的堅持上絕對是我的榜樣。當然還要感謝馮玉明老師,總能在討論時補足我在核工領域的缺乏,或對我的問題提供很實際的建議。也感謝國科會在相關研究計畫與經費上的支持、國網中心在高速計算資源上的支援與協助。還有我的口試委員:王立華主任、黃建華老師、陳紹文老師,他們的問題與建議都讓研究得到許多助益。


  最後,如同我口試完就生了一場大病。雖不致命危,但躺在病床上深覺,「人若賺得全世界,卻賠上自己的魂生命,有甚麼益處?」這是主耶穌說的。不讀博士則已,一讀才知自己的渺小與有限;不拿博士學位則已,拿到了博士學位更確信這不是人生的意義。六年多來看似人的努力、人的決定、人的安排,其實背後卻滿戴主的恩典與美意。感謝主!是祂的憐憫讓我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謝謝祢!主耶穌。

創作者介紹

董yo碎碎念

yoyo4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