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寫過最難下筆的…

我的外公在我腦海中是由一幅幅的影像所交織成的美麗圖畫。

第一幅圖畫,外公是朋友,沒事聊天有事一起扛的那種;小動物對外公和我都有一種無法抗拒的吸引力,所以幼稚園時,外公會去跟別人借小小狗讓我玩,晚上還回去,明天再去借,家裡的媽媽們都睜隻眼閉隻眼;本來有三個魚池的外公家(前院、後院和頂樓),每次回去就是跟阿公討論最近又死了幾隻什麼魚,再來要去買什麼漂亮又好養的魚;高一時,我終於養了人生的第一隻狗,也是阿公幫我找來的具有高貴血統的流浪犬,最後卻是在阿公身邊度過牠“爽快”的餘生…

第二幅圖畫,外公是老頑童;照相要照自然美,就是趁大家不注意時按快門,而且偏愛遙望遠方、不看鏡頭,舉凡頭髮亂飛、眼睛閉上、小孩亂跑都是阿公眼中百裡挑一的好照片; 菜上桌吃飯前趁大廚、二廚不注意用手指頭成功吃下,即是人間美味,用筷子就弱掉了;不論吃什麼,邊吃邊餵狗是人(狗)生一大樂事!

第三幅圖畫,外公是母親,能柔細看顧生病的我;我從小氣喘身體差,生病請假的固定行程就是被打包送到外公手上,外公看我病懨懨,請護士姊妹來家裡幫我打點滴,人有三急時,小小的我不好意思讓阿公把點滴提高高走太久,總是急急忙忙,那聲:ㄍㄧㄚˇ卡慢ㄟ,某ㄟㄅㄨㄚ ㄉㄡ˙,依稀在耳;長大後離家讀大學,打電話問候阿公,只要聽到我有些微咳嗽聲(恩,其實我只是在清喉嚨阿),話題立刻轉換為感冒衛教時間。

最後一幅圖畫,外公是父親,堅定我在信仰上的腳步;國二時父親生病受浸過世後,我也在三個月之後受浸,神在我人生徬徨無助時,為我預備兩位看得見的父親,一位是我的大姨丈,一位就是阿公;大學開始認真認識主後,每當我在屬靈上有顧慮後退時,跟他們聊聊或是只想著他們向主的絕對忠信,總能讓我重新站住,激勵我往前、再往前;99年,我流淚握著加護病房中姨丈的手,與他告別;今年2月11日,我流淚摸著外公安詳如睡著般的冰冷臉龐說:阿公,新耶路撒冷見!

這樣的阿公,不只豐富了我的人生,也用光和熱愛著我的另一半和三個孩子;阿公和老公,一個國語不好,一個台語很糟,雖不常見,仍然能聊;而孩子們每次聽到要去看阿祖,就會歡呼,他們喜歡跟阿祖吃飯,到阿祖家看(玩)魚,最愛在阿祖一手打理的家裡找尋秘密基地。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了”(提摩太後書四章7節),這句聖經經節為外公一生下了最美好的註解,這同時也是我們在世之人所期待並羨慕的,而如今,“基督傳家”的棒子就交給我們了!                  外孫女 育綸

創作者介紹

董yo碎碎念

yoyo4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